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开启左侧

孤坟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9-14 19:59:2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 白癜风最好治疗偏方  
   
    孤坟
   
      
   
    某日傍晚有一位老妇蹲在一处孤坟处烧纸,也不知这孤坟内埋的是谁,和这老妇是什么关系,但是在这个时间老妇给孤坟烧纸肯定关系是不一般的。是什么关系无从考证,也许是先父,也许是先夫,也许是儿子,也许是不认识的人……有很多也许留给我们去猜想。
    说是傍晚,天色已经很暗了,如果不是天边挂着几块晚霞哪晓得这个时间是什么时候。
    晚霞呈鱼鳞状挂在天空,似被大火烧过一样,鱼鳞变得很红很红,而目前的光亮也是被这很红的晚霞映照出的。
    一马平川的平原下貌似只有这一个老妇,没有其他生命,此时除了她的气喘声和呼吸声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。
    突然,一阵乌鸦的尖叫声打破了这保持许久的沉默和寂静,老妇也被这突然尖叫的乌鸦声吓得一惊,目光狰狞的朝乌鸦叫处看去。一棵枯死的老树上巍峨的站立着一只目光迥异的乌鸦,乌鸦看到老妇朝它这边看来,乌鸦的目光突然变得更加狰狞迥异,但是不在发出任何叫声。老妇在孤坟处捡起一个石块,用上全身的力气朝乌鸦投去,并带上一句很难听刺耳的骂声朝乌鸦飞去,“该死的乌鸦,真的快把老娘吓死了,还不快走。”也不知这乌鸦是被飞来的石块吓走的,还是乌鸦听懂了老妇的话“还不快走”,乌鸦“呼啦”一声展翅飞走了。老妇看着越飞越远的乌鸦渐渐消失在逐渐变黑的天际里,老妇终于回过来神,目光很淡定的继续盯着孤坟,没有任何一句话。
    晚霞不见了,天真的黑了下来,如果不是老妇穿着一件黄色的马夹,还真看不到此处有一个人存在。
    这些年光景不是很好,有许多人逐渐的死去,至于怎么死的谁也不知道,也没有相应的人负责和解释。老妇在这个不景气的时间里存活着,足以说明老妇的命很硬,硬的连阎王都不敢收她的性命。
    老妇的纸钱还没有烧完,留下了一部分,她想在一个合适的时间在给孤坟内的人继续烧,也许老妇懂得孤坟内的人几时可以收到她的纸钱,老妇分阶段的给孤坟内的人烧纸钱。
    飕飕的寒风吹来,冻的老妇不停的打哆嗦,老妇身上穿的衣服很少。这是在北方的冬季,老妇只穿了几件单薄的衣服,衣服看着很不合身,有大有小,有长有短,不知道老妇从哪里得来的衣服,也许是趁别人不注意从什么地方偷来的。
    老妇冻的忍不住了,不,也许是孤坟内的人来向她索要纸钱了,老妇开始一根根的划着火柴。火柴一直在老妇手里攥着,火柴盒已经被攥的瘪瘪的,火柴盒内放着寥寥几个火柴,但是怎么也数不清楚。
    老妇用颤抖的手划着一根火柴,火光突然一亮转瞬即灭,风太大把火吹灭了,老妇颤抖的手抖得太厉害,把火抖灭了都有可能。老妇接着划着第二根、第三根、第四根……直到老妇手里的火柴只剩下一根时,老妇不在那么急促,她转换了几个角度,几个姿势,试试有没有风,让自己颤抖的手边的淡定,老妇换了几个姿势和角度都觉得不合适,老妇竟有些着急了,老妇突然爬在孤坟上,哭叫起来,“为什么?为什么?难道你不想收我的东西么?”风突然停了下来,老妇察觉到无风了,起身跪在原处。“你还是想要我的东西的, 你还是想收我的东西的,我会尽快给你送到的。”老妇开始小心的划着最后一个火柴,火柴着了,许久没有灭,老妇把剩余的纸钱全部点着,纸钱像浇了煤油一样,“哄”的一声燃气熊熊大火。
    北京看白癜风疗效好医院大火把这老妇照的清清楚楚,但是看不清她到底有多大年龄,也许她很年轻,经过时间和岁月的摧残太变得苍老,也许她本身就是一个老太太。头上凌乱的头发明显一年半载没有洗过,几件单薄的衣服上都出都是破破烂烂,貌似一个乞丐。
    突然火光中映出一个人来,这个人却真的可以看得清清楚楚,连他的年龄也可以看清,大概十三四岁的样子。老妇看到这个年轻的小孩子像见了鬼一样,大叫到“你不要过来,你不要过来,你要的东西我已经给你,你生的时候什么都没有,吃的、穿的、用的,我现在给你送那么多钱了,够你买所有的东西了。”
    火光中的人没有说话,继续朝老妇走来。老妇吓得身体往后一仰,双手按在地上,手脚并用的往后挪动着沉重的身体。“儿啊, 你不要过来,你不要过来,为娘不是故意的,为娘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    突然一个惊人的场景出现在老妇眼前:
    一个村庄里那么的萧条,那么的寂静,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死光。这是北方的冬季,没有生机,没有水源,唯一的水源被零下几度的天气给冻的结冰了。村庄里每家每户的大门都紧闭,像是在躲避瘟神一样,各个都把身体曲卷的躲藏在被窝里。
    这里的确出了瘟疫,瘟疫是从老妇的儿子身上发现的,老北京哪个白癜风好妇的儿子没脸长满了脓包,起初大火都没有在意,都以为是普通的小疙瘩,直到有一天村里的另外一个脸上也长满脓包的人突然死去,他们才意识到事情的恶化和不妙。
    村里所有的人开始驱离老妇和老妇的儿子。
    老妇和老妇的儿子无亲无故,无处可去,老妇选择继续留在这个村子。村子里的人继续死着。有一位年长的男人说“老妇可以留下, 但是一定要把儿子给杀了,但是杀也不能简简单单的杀,杀死后要把他剁碎,然后把他让进锅里煮,直到把骨头煮烂为止,瘟疫才算没有。”大家听听,多么残忍、多么荒谬的言论,可是在当时的年景里谁知道这些是荒谬的呢?全村的人都相信的,包括老妇和老妇的儿子。
    老妇当然不肯把自己的儿子杀死然后再煮了,但是老妇也不敢靠的儿子太近,因为毕竟儿子得的是瘟疫,会传染的。
    村里的人开始针对老妇,他们对老妇大打出手,拳打脚踢。老妇没有得瘟疫还是可以靠近的。老妇整日被村里的村民修理的不成人形,嘴角流血,衣服破烂。儿子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。
    儿子终于对老妇说话了,“娘,你就听他们的把我杀了吧,反正我得了瘟疫活的也不是太久,早晚会死的,晚死还不如早死,早死可以解除痛苦,可以远离是非。”老妇看着儿子那么小的年纪,说出那么沉重话语,深知儿子也同样在现实和残酷中挣扎过。儿子继续说“我只是希望我死后你不要把我的身体剁碎,也不要把我的身体煮烂,你可以把我给埋了,也可以把我用火烧了。”儿子说完拿了一把菜刀,趁老妇不注意抹了脖子,死了。老妇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儿子没有哭泣,但是她很像过去抱一抱这唯一的儿子,可是没有机会也不可能,除非老妇也想一起死,这是瘟疫,会传染的。
    老妇儿子死去的消息很快在村里传遍了,村庄里所有的人都一起前往老妇家,要求老妇把儿子的尸体剁碎然后煮烂。老妇开始痛苦起来,跪求在地上,“他已经死了,你们就放过他吧,他死前唯一要求我的就是要给他留个全尸,你们就成全成全他吧,不要再那么残忍了。”村里的人哪里听得进去,几个人按住老妇,几个健壮的男人冲进老妇的房门,提刀把躺在床上死去的儿子给剁碎了,几个妇女在外面生火,拿了一口大锅放在火堆上,大锅里加满了水,不到一会功夫水就咕嘟咕嘟的烧开了。几个健壮的男人兜住带血的破棉被往锅里一扔,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。棉被里是被剁碎的老妇的儿子。
    几日后,全村的人都死光了,都是死于瘟疫,是老妇的儿子回来报复了。老妇也经常做噩梦,梦见自己的儿子来找他,说她没有保护好自己的身体,没有给自己留一个全尸,阎王不收没有全尸的鬼。
    突然,一个惊雷把老妇从幻想中惊醒,纸钱早已经烧完,火光中的儿子也越走越远,他有没有收到纸钱老妇不知道,谁也不知道。老妇起身要告别孤坟,也许她会回来,也许她终究不会再来此处……
      
      
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精彩课程推荐
Copyright   ©2015-2017  整形美容医院  技术支持:重庆整形医院       ( 渝ICP备16007684号-4 )